【专题】深度检阅德国U21队之48人全名单

本届德国U21队的服役期为2015/16到2016/17赛季,终极任务是今年6月16日至30日在波兰举行的U21欧青赛。

首先,我们要排除一个知识误区。尽管我们习惯于将U21队称为“青年队”,但在欧足联的赛事体系中,U21并未划归到青年比赛中去,而是属于成年比赛。由于U21赛事是以两年为一个赛季,而且这个所谓“21岁以下”是从每个周期的起始年算起,因此到了周期结束,即U21欧青赛决赛圈的时候,U21队实际上已经成长为U23队了。

本届德国U21队就是由生于1994年1月1日或以后的球员组成,48名入选过的球员中(44人有出场记录),绝大部分目前都已年满22或23周岁了,肯定不能算是“青年球员”了。他们当中有多达14人已代表过成年国家队出场,其中基米希、魏格尔与布兰特已经算是提前“毕业”了。

再看看入选过本届德国U21队这批23岁以下球员的构成:德甲球员有35人,德乙10人,英超1人,希超1人,丹超1人。48人中,只有寥寥几人本赛季至今职业联赛出场数为0。莱比锡RB后卫克洛斯特曼与法兰克福中场施滕德拉是因为膝盖十字韧带断裂而无法出场,两人原本都是主力或主要轮换球员,只有3位门将扬尼克·胡特(在欧联杯小组赛出场过1次)、韦伦罗伊特与策特勒,以及冬窗从德乙汉诺威96租借到法兰克福的前锋马里乌斯·沃尔夫算是真的没能在一线队踢上比赛。

但德国还有各级别梯队的比赛,在美因茨担任三号门将的胡特今季代表二队踢过3场德丙,不来梅三门策特勒也踢了12场德丙,而韦伦罗伊特则代表沙尔克04二队参加过6场地区联赛。上赛季,韦伦罗伊特租借到马洛卡,在西乙出场33次之多。而在2014/15赛季,初出茅庐的韦伦罗伊特还完成过8次德甲与2次欧冠出场——尽管这有时任主帅迪马特奥揠苗助长之嫌。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本赛季踢不上比赛的韦伦罗伊特反而是本届欧预赛出场最多的门将,因为上赛季他是所在联赛级别最高的门将,而当时施韦贝只是租借效力于德丙奥斯纳布吕克,波勒斯贝克尚未出道,胡特、策特勒和弗拉霍迪莫斯都踢不上比赛。

但进入本赛季,情况截然不同了。波勒斯贝克在凯泽斯劳滕横空出世,施韦贝租借到德乙升班马德累斯顿迪纳摩,两人都是德乙主力。上赛季中途被斯图加特放弃的弗拉霍迪莫斯更是迎来重要转机:去年11月抢走英格兰门将斯蒂尔的主力位置,成为唯一能在顶级联赛打上比赛的德国U21国门。而且这位希腊后裔表现确实出彩,17次希超出场仅失7球,完成了10场零封,在希腊杯出场3次都没失过球。于是在本月的国际比赛周,这位2011年U17欧青赛与世界杯的德国1号不仅重新入选U21队,还在周二主场0比1负于葡萄牙U21队的热身赛中完成首秀。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德国U21队主帅昆茨选人非常看重球员在俱乐部的表现。从这一点来看,波勒斯贝克、施韦贝与弗拉霍迪莫斯很有可能组成参加今夏欧青赛的门将阵容。但此前也多次提及,在特尔斯特根、莱诺和霍恩毕业之后,门将位置成为了本届U21队的一大软肋。这几名出生在1994和1995年的门将发展上限都不算高,日后在德甲和国家队的前景都不容乐观。当然了,弗拉霍迪莫斯分分钟会在日后改投人才并不多的希腊国家队帐下。

后卫当中,由于国家队主帅勒夫一早就打算让两大主力中卫胡梅尔斯和博阿滕休假,而第三中卫赫韦德斯也确认会在夏天动腹股沟手术,不参加联合会杯。这样一来,国家队中卫就只剩穆斯塔菲与吕迪格,勒夫几乎肯定会抽调两位U21国脚若纳唐·塔和聚勒去俄罗斯。

从数据上看,肯普夫是俱乐部比赛机会最少的中卫,但其实这是因为他养伤了大半个赛季。这位法兰克福青训球员上赛季以主力身份帮助弗赖堡赢得德乙冠军,立即重返德甲。自从2月伤愈归来,肯普夫迅速赢回主力位置,近3轮联赛都打满90分钟,因此才会在本月国际比赛周首次入选U21队,并且两场热身赛都有出场。显然,昆茨非常器重这位多年国青主将。一旦塔和聚勒都上调国家队,肯普夫有望反超只是踢德乙的阿克波古马,一举跻身主力阵容。

从这份名单来看,即便剔除了聚勒与塔,以及预计会担任后腰为主的金特尔,可供昆茨带去波兰的中卫还有多达8人,其中左脚将只有肯普夫和鲍姆加特尔。但效力斯图加特的鲍姆加特尔在对葡萄牙的比赛中替补踢了45分钟,出现过一次严重失误,给昆茨的初步印象并不好。另外两位德乙球员卡库塔卢亚与安东可以首先排除,前者在德乙弱旅比勒费尔德也无法确保出场时间,而后者应该会是下一届U21队的常备球员。

还在养伤的克洛斯特曼是一个X因素。如能赶在赛季结束前复出,并踢上几场比赛,这位里约奥运会主力应该还有希望出征波兰。如果昆茨带上克洛斯特曼,那么属性相近的克雷尔应该就很难搭上末班车了。这两人都是“96后”,就算打不了这届决赛圈,还可以为下一届U21队服役。

吉迪恩·容跟施塔克位置相同,都是后腰和中卫都可以踢。容在汉堡主要打后腰,但近期取代伤停的马夫拉伊,经常与帕帕多普洛斯搭档双中卫。24日对英格兰的友谊赛,吉迪恩·容在三中卫体系中出任右中卫,表现中规中矩。其实早在2015年9月,容就被时任主帅赫鲁贝施选入U21队,但后来因伤退出。一年之后,昆茨第一期名单也有容的名字,但后者又一次因伤退出,导致首秀姗姗来迟。如果昆茨决定以三中卫体系为主,这位加纳后裔入选23人名单的希望不小。

边卫方面,格哈特是主力左闸,昆茨在右闸位置会首选魏泽,而不是赫鲁贝施偏爱的托利安。托利安与亨里克斯一样都是两条边路都可以踢。这4名球员实力不相伯仲,目前魏泽有伤病隐患,而格哈特与亨里克斯都有代表国家队参加联合会杯的可能性,两人都在去年11月完成了国家队处子秀。除了这4人,出自多特蒙德青训营的杜齐亚克左路通吃,也是左闸备选之一,从不来梅租借到达姆施塔特的古瓦拉则是两边通吃,但两人去波兰希望很小了。此外,阿克波古马、克雷尔和克洛斯特曼也可以在四后卫体系中担任右闸。

接着来看看中场。昨天,德甲完成了一桩涉及德国U21国脚的转会——目前效力门兴格拉德巴赫的达胡德将在本赛季结束后转会多特蒙德。多特蒙德是在击败了利物浦与尤文图斯之后,成功地与达胡德签约到2022年夏天。克洛普已经准备了2500万欧元转会费外加750万签字费,但达胡德还是明智地选择了多特蒙德,暂时留在国内。

据本周三出版的《体育图片》杂志披露,达胡德与门兴到2018年的合同里含有今夏可以激活的1000万欧元解约金条款,且后续的浮动费用最高可达500万,实现条件包括球员入选国家队或者赢得冠军等。而据《踢球者》网站报道,多特蒙德向门兴支付了1200万欧元左右。按照“转会市场”网站的估价,达胡德目前的身价已经达到1500万。总之,多特蒙德绝对是完成了一笔超值收购。

其实早在去年夏天,多特蒙德就已经求购达胡德,希望他用来顶替京多安。但当时门兴出于竞技理由拒绝放行,毕竟扎卡已经去了阿森纳,再放走达胡德影响太大了。从技术特点来看,达胡德真的是京多安的完美接班人。也有媒体猜测,达胡德有机会搭上今夏联合会杯的末班车(毕竟京多安因伤无法成行),而不会去参加U21欧青赛。达胡德出生在1996年元旦,即便错过本届U21欧青赛,还可以参加下一届的。

由于基米希与魏格尔已经提前“毕业”,不会再代表U21队参赛了,目前U21队中前卫位置基本由阿诺尔德、戈雷茨卡、达胡德与阿米里4人去竞争(对了,阿米里被门兴视作接替达胡德的热门人选),马克斯·迈尔在U21队中的角色更接近于影锋。阿诺尔德虽然早在2014年世界杯前对波兰那场水分很大的国家队友谊赛中就完成了首秀,但现阶段还不是勒夫考虑的人选,加上在昆茨上任后接过了队长袖标,出征今夏U21欧青赛的可能性为99%,那1%是伤病——去夏他就因动了阑尾手术而错过了里约奥运会。

戈雷茨卡与迈尔也是在2014年5月对波兰那场友谊赛完成了国家队首秀。去年里约奥运会归来后,表现出色的迈尔在8月底9月初的国际比赛周再度入选了国家队,并在2比0击败芬兰那场施魏因斯泰格的告别赛中打进一球,10月与11月也连续入选。但迈尔参加联合会杯的前景并不明朗,因为他今季在沙尔克主力位置不保,表现很不理想。3月1日客场0比3负于拜仁的德国杯1/4决赛,难得首发的迈尔表现惨淡,踢了半场就被换下。赛后主帅魏因齐尔公开批评迈尔的比赛态度,“迈尔是国家队球员,他要严格要求自己。我想他在上半场6次对抗只赢了1次。这些数据就说明了问题。我不用再说些什么了。”

以本赛季在俱乐部的表现,迈尔完全没有资格入选国家队,但他在奥运会上以队长身份作出了杰出贡献(勒夫往往会优先考虑球员在大赛而不是德甲的表现),而且在厄齐尔休假和格策养病的情况下,国家队“10号”就剩他和德拉克斯勒这两位“矿工出品”了,何况小德始终在左路更有表现。

相比之下,戈雷茨卡在沙尔克不用担心出场时间。但由于在奥运会首战就肩伤退出,他错失了刷印象分的良机。直到去年11月的国际比赛周,戈雷茨卡才再次得到勒夫征召。但本月的国际比赛周,沙尔克双子星都回到了U21队报到。按照昆茨的说法,这是他在欧青赛前近距离考察这两位大国脚的最后机会,因此两人此番降回U21队并非无缘联合会杯的信号,最终会代表哪一支球队出征,还得看两位主帅的态度。正如勒夫所说,今夏国家队和U21队这两份大赛名单所要解答的问题是一样的:“哪些球员参加U21欧青赛或者联合会杯之后,可以在明年世界杯上增强我们的实力?”

假如阿诺尔德、戈雷茨卡、迈尔、达胡德与阿米里都入选欧青赛名单,那么剩余的中前卫位置就只有1到2个了。如果迈尔去了国家队,位置相同的哈贝勒就几乎肯定会入选欧青赛大名单,而2014年U19欧青赛决赛进球功臣穆赫塔尔也有望搭上末班车。如果戈雷茨卡或达胡德去了国家队,那么奥格斯堡“硬汉”科尔入选的可能性就很大了,沃尔夫斯堡的塞金也有一丁点儿机会。

参加了奥运会的克里斯蒂安森与普勒梅尔在竞争中已经明显落后。克里斯蒂安森本赛季在换帅的因戈尔施塔特阵中出场机会寥寥,已经萌生去意。而普勒梅尔效力的是德乙保级队卡尔斯鲁厄,技术能力和高水平比赛经验无法跟德甲对手们相提并论。奥运决赛中,当拉尔斯·本德伤退,赫鲁贝施被迫换上普勒梅尔,德国队立即就失去了中场控制权。本月的国际比赛周,克里斯蒂安森与普勒梅尔都没有入选U21队,其中前者已是连续3期名单落选了。

再来看看边前卫或边锋位置的人选。两位大国脚勒鲁瓦·萨内和格纳布里自然是“大腿”,汉堡传奇乌韦·席勒的外孙厄兹图纳勒是第三人选。萨内和格纳布里至少会有一个可以代表国家队参加联合会杯,甚至会双双前往俄罗斯。加上已经“毕业”的布兰特,以及本月首次入选国家队的韦尔纳,U21队的边锋储备已经见底了,这个问题在奥运会上也出现过。昆茨有一个新的解决方案:变阵三中卫,让攻守兼备的几名边卫来包办边路,这样就不用再考虑边锋人选了。

如果还是坚持四后卫体系,依旧要配备两位边前卫(边锋),厄兹图纳勒是必然人选,两位弗赖堡新星哈贝勒和菲利普也可以客串右路。今夏将加盟沃尔夫斯堡的施特凡尼亚克也是边路人选,习惯于右脚踢左路,但他只在去年8月底9月初大部分U21主将休息时入选过U21队,看上去早已不在昆茨的考察范围之内。在汉诺威96踢不上比赛而在冬季租借到法兰克福的马里乌斯·沃尔夫则是锋线全才,主要踢右路,但以他在俱乐部的发展,除非最后两个月发生奇迹,否则也不是昆茨会考虑的人选。

最后来看看中锋位置。之前已经说过,本届U21队的软肋是一头(前锋)一尾(门将)。倒不是说塞尔克能力不行,他在预赛7次出场打进7球,完全值得信赖。问题在于他在莱比锡RB踢不上比赛,严重影响信心和状态,近4场热身赛3次出场都没有进球。

更大的问题在于塞尔克没有替补,一旦韦尔纳上调国家队,就只有菲利普一个较为靠谱的备胎。菲利普近两季在弗赖堡进步很大,是一位门前嗅觉很不错的二前锋,但技术特点和身体条件都不适合充当单箭头,而且至今尚未在U21队开张。前半程在德乙表现不俗的小科普克近期哑火,而且去年11月唯一一次入选U21队后并未获得出场机会,看上去机会不大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