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结四次婚冲破阶层天花板名媛圈子有多难混凡人在这里活不过三集……

东东和西西最近看到一位名媛出自传,书名就很抓马,叫《朋友和敌人:交织在Vogue、监狱和公园大道之间的人生》

作者名叫芭芭拉·艾米尔Barbara Amiel,今年80岁,她是曾经的传媒大鳄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的妻子。

在这本自传中,芭芭拉细腻地展示了她是如何跻身上流社会,以及真正的名媛圈究竟有多难混。东东和西西看了森森觉得,我们在这样的圈子里活不过三集。今天就带大家一起掀开天花板看看~

芭芭拉·艾米尔,1940年12月4日出生在英格兰赫特福德郡的一个犹太人家庭。8岁时她爸出轨,跟别的女人跑了,她妈再嫁后一家人移民到加拿大的安大略,从此她再也没见过自己的生父。

在加拿大的生活清苦,继父长时间失业,母亲也嫌她是累赘,她从14岁开始就独立生活,一边念书,一边找工作养活自己。19岁考上多伦多大学,拿到哲学和英语双学位。

虽然原生家庭环境不好,但20多岁的芭芭拉既有美貌又有头脑。不但能上杂志封面,还能写新闻、写专栏,甚至是《多伦多太阳报》的第一个女编辑。不过,按照这样的人生轨迹走下去,她顶多也就是个中产。

芭芭拉一生结过4次婚。25岁时嫁给加拿大导演乔治·布隆菲尔德,6年后离婚;34岁时又嫁给加拿大作家乔治·琼斯,5年后离婚;44岁时再嫁英国演员、商人大卫·格雷厄姆↓↓她很爱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还为他搬回了老家英国,在《》找了一份专栏作家的工作。

因为工作原因,芭芭拉结识了不少人,其中一个是上议院议员、图书出版商乔治·韦登菲尔德。他是伦敦最著名的派对请客人,他的圈子里包括政要、作家、名流和贵族。

乔治第一眼就看中了芭芭拉,对她大献殷勤。芭芭拉在自传中说:我们每次聚会,他都表现得好像我丈夫不存在一样,这是典型的欧洲上流社会做法。

上流社会的派对有自己的话术,芭芭拉花了两个月才意识到,那些说“我好渴望再次见到你”、“我们一定要再见一面”的人,其实只是跟你道别而已。

乔治也有这样的话术,他会在派对上偷偷对芭芭拉说:让我们度过一个舒适的夜晚吧。每当这时,芭芭拉就怕得半死,避免跟他有任何身体接触,也避免口头取悦他。

乔治虽然幽默风趣,手上有的是资源,但他又矮又胖,眼睛凸出,还比芭芭拉大21岁,对比一下自己高大帅气的老公,芭芭拉内心肯定无数次喊:臣妾做不到啊~

芭芭拉说: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可耻,我试图抓住乔治带来的圈子,却不想付出自己,一个更有经验的女人会善于玩这种游戏,但我最终却惹怒了乔治。

乔治向他的女性朋友诉苦,这朋友又私下找到芭芭拉,看似是来解决问题。芭芭拉天真地把她当闺蜜,还流着泪告诉她“抱着乔治就像抱着死神一样”,结果这个残酷的比喻瞬间传遍整个伦敦。

不光失去了乔治和他的圈子,芭芭拉的婚姻也出了问题。她左思右想没跟乔治跑,但她的老公却整天在外面浪,好几次被她抓了现行。婚后4年,芭芭拉终于忍无可忍离婚。

快50岁了,没啥钱,没有房子也没有车,在伦敦租来的公寓里啃着烤鸡过日子,生活很是尴尬。偶尔在传媒圈的派对里,她会看到传媒大鳄康拉德·布莱克和他的妻子乔安娜,芭芭拉自己也不会想到,那个男人会是她的第4任丈夫。

康拉德·布莱克1944年8月25日出生在加拿大多伦多,他的父亲是一个富有的投资商,康拉德从小很有生意头脑,念书时就敢偷考卷出来卖,后来投资报业。

到上世纪90年代,他不仅控制了加拿大60%的报纸,还收购了英国《每日电讯报》、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和美国《芝加哥太阳时报》,他的霍林格集团成为世界第三大报业集团。

讲真,康拉德太完美了,他比芭芭拉小4岁,高大、风趣、有钱、还智力超群。芭芭拉一开始觉得两人完全没可能,所以当康拉德想带她出去浪漫时,她对人家说:你刚从破裂的婚姻中恢复,我觉得你应该去约会年轻女孩,或者去看看心理医生。

结果一天后康拉德又来了,他说:我看过心理医生了,对方是你的专栏读者,他要我告诉你,我想跟你结婚的想法没什么不正常的。

康拉德出手不凡,约会的地方都是精美的伦敦别墅,芭芭拉在自传中说,里面用的东西都像博物馆里的展品。

1992年,两人登记结婚↓↓芭芭拉一下子从码字工升级为富豪太太,貌似后半生将会是无拘无束的幸福生活。

康拉德的世界是一个芭芭拉从来没去过的地方,以前她顶多混到传媒圈上层,现在她跟着康拉德走到世界中心。

以前她吃的是快餐,每天的工作是写稿,现在她要负责办晚宴、搞酒会、装修康拉德的豪宅,天晓得她这辈子就没装修过一间房子,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房子。

康拉德在英国伦敦、加拿大多伦多、美国纽约和棕榈滩都有豪宅,每幢豪宅20多个房间,每间房间的配色、陈设、甚至主题,女主人要说得头头是道,光想想都觉得累。。。

她一开始喜欢穿白色高跟鞋,结果被亿万富翁Sid Bass的妻子嘲笑:永远不要穿白色,那是给女售货员穿的。

在曼哈顿的慈善晚宴上,她伸手去拿面包,结果被别人提醒:面包不是生活支柱。芭芭拉说:她们都觉得我太重了,我慢慢发现,在这种场合,面包、黄油和甜点从来没有人碰。

珠宝是上流圈子的必需品,越大越完美越好。芭芭拉嫁给康拉德后,曾自己花35000美元买了一对镶钻心形耳环。

她说:因为嫁给康拉德后不用再付房租、伙食和水电,而且当时是报业的黄金期,我的专栏每篇能拿2400美元稿费,所以我有了点钱,我不好意思告诉康拉德要买珠宝,所以就自己花了钱。

买完耳环心情倍儿爽,芭芭拉很喜欢在聚会中甩一下头发,炫耀它们。结果有一天在午饭时,被誉为“华尔街之王”的约翰·古特弗洛因德指着问:你的耳环是你买的吗?颜色不对。

芭芭拉说:他的语气除了嘲笑之外,没有任何解释的余地,让人十分局促。但他完全不在意我的尴尬,还接着说,可能里面放了很多油。

每年的感恩节和圣诞节,上流圈子都会互送礼物。芭芭拉给基辛格的夫人南希寄送了一对Angela Cummings的手镯,但一个月过去,对方毫无反馈。芭芭拉按捺不住,跑去问人家有没有收到,结果南希说:你送给我的手镯,我送给了我的侄女们,她们都很喜欢。

芭芭拉还送过很多东西,鳄鱼皮夹、爱马仕的盥洗用品袋、Lana Marks的晚宴包。。。她确定大家都收到了礼物,但没有人对她说过一个谢字。

在芭芭拉看来,上流社会生活在臭氧层最薄的地方。她决定从美国石油高管查尔斯·赖特斯曼的遗孀杰恩身上寻找突破口。

杰恩是纽约上流社会时尚代表人物,以优雅风格闻名,1965年就进入国际最佳着装名人堂↓↓她是康拉德的老朋友,芭芭拉把她看作新世界中最有同情心的盟友。

她安排了一次在杰恩家里的单独会面,心情忐忑像去见教皇,结果一杯茶喝完,杰恩就去旁边打电话叫人:亲爱的,芭芭拉今天来我家喝茶,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你知道她的为人吗?你能过来吗?

也许是自尊心作祟吧,芭芭拉开始狂买奢侈品。2002年,Vogue去她在伦敦的家采访,发现她有12个爱马仕铂金包、30多个Renaud Pellegrino手袋和100多双Manolo Blahnik的鞋子,每双价格在250到800英镑之间。她还收藏了大量珠宝。

高调炫富,等于找死。传媒集团开始进行内部审计,发现公司存在向管理层秘密转移资金的问题,说白了就是公款私用,康拉德贪了几百万美元,全花在奢侈生活上了。

2007年,康拉德在美国被判有罪,入狱6年半。他在宣判后对芭芭拉说:如果你现在离开我,我不会怪你。

又不是判无期徒刑,芭芭拉决定坚守。然而,她周围的上流圈子却瞬间崩塌。给她剪了10多年头发的理发师,曾经把她的照片挂在店里,如今她打电话去预约,对方说:你来这里会让大家都尴尬。

她买了100多双鞋的Manolo Blahnik店里,经理接到她的电话,却粗暴回答:你的鞋子已经够多的了。

圈子里的名流们都小心翼翼地避开她,只有杰恩还会跟她电话联系,但也从不在公开场合见她;她的朋友、著名歌手埃尔顿·约翰是个例外,他请她出去吃饭,芭芭拉说:我会永远记得这个善意时刻。

2012年,康拉德从佛罗里达监狱获释,并被驱逐出美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禁止他担任任何一家美国公司的董事。

芭芭拉和康拉德一起回了加拿大,两个人一个72岁,一个68岁,各种赔偿金加起来欠债2100万美元。他们出售了豪宅和古董,重新开始创业。

两个人一边创业一边写书,康拉德是报业起家,自己也超能写,最拿手的是写总统传记,以前给罗斯福和尼克松都写过↓↓

等到老特上台,瞅准机会给他写,书名:《唐纳德·特朗普:一位无与伦比的总统》↓↓老特一高兴,宣布全面赦免康拉德,还说他对商业作出巨大贡献。

芭芭拉也写书,就是最近出版的这本自传,她在书中写:康拉德又回到了赛场,现在他看起来年轻得令人恼火,对他来说,最好的报复就是享受生活;而对于80岁的我来说,最好的报复就是看着那些害我们的人赶紧去死,我已经找出了1001种让他们死去的办法,从注射埃博拉病毒开始。

在自传的最后,她用整整7页来写周围人的姓名,分成“朋友”和“敌人”两大类,也太爱憎分明了吧。

她从社会底层爬到中层,又一转眼进入上流社会,打破了好几层天花板,看遍人情世道,真真算得上破板名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