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红男歌星因为爱国被封杀63岁单身无子依然是全民偶像

在这个年代,80后开始有啤酒肚,90后开始脱发,但让人想不到的是,一个63岁的“老人”,居然能有8块腹肌,帅气得像20来岁的小伙子。

费翔生于1960年,今年已经63岁了,但是看他在《封神》里面的状态,这腹肌、这面容,哪里像63岁,说是36岁还差不多。

1987年,他登上春晚,演唱了2首歌曲,其中《冬天里的一把火》这首歌,让他火遍全国,成为当时现象级的明星。

30多年过去了,费翔依然未婚无子,怡然自得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他的故事,是时候让所有人知道了。

1987年,27岁的费翔登上央视春晚舞台。他走上台时,观众们还很好奇,这位身姿挺拔、烫着波浪卷发的台湾小伙,到底要表演什么节目?

当时,费翔穿着红色燕尾服,在舞台上载歌载舞,肆意释放着自己的青春活力,那种激情澎湃的表演,让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跟着打起了节拍。

这样的表演方式,在当时保守的环境之下,还是第一次,大家根本想不到,原来唱歌也是可以如此有魅力、如此让人激动。

其实在彩排的时候,春晚导演组就叮嘱费翔,你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时,一定要把持住,不要太奔放。

但《冬天里的一把火》的旋律响起来之后,沉浸其中的费翔已经忘记导演的叮嘱,情不自禁地跟着节拍,忘情地舞动起来。

当时观念还比较保守的央视领导,看到费翔这一幕,大为震怒,立刻打电话过来指示:“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只许拍费翔的脸部特写,不许切全景!”

得益于几位导演的坚持,费翔跳舞的精彩画面,才得以保留下来,而观众们的热情,也被费翔一下子点燃了。

直到看了费翔的演出,大家才发现,原来不用压抑自己的情绪,自由地表达自己,是如此开心的一件事情。

当时国内有很多杂志,都有读者来信这一栏,不少女观众写信给杂志编辑,说如果自己不能和费翔在一起,这辈子就过不下去了,希望编辑给一点心理安慰。

要知道,这可是80年代的100万份,这个数字放在现在也是足够惊人的,而且还没把数量庞大的盗版磁带算进去。

在那之后,费翔又陆续出了《四海一心》《夺标》《太阳眼镜》《现在流行什么》等多盒磁带专辑,同样大受欢迎。

1989年,费翔在北京、上海、成都、沈阳、广州、南京等 12 个城市举办了65场巡回演唱会,场场爆满,万人空巷。

1960年,费翔出生于台湾,他的妈妈名叫毕丽娜,祖籍是哈尔滨;而爸爸是美国人,起了个中文名叫费伟德。

童年的费翔,并没有多少“男神”的影子。他小时候特别贪吃,一天3餐能吃掉100个饺子,13岁时,体重就已经达到了200斤。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费翔以后会成为一位医生,可偏偏这时候,意外发生了,费翔的姐姐去世了。

费翔的姐姐,和费翔性格完全不同,她非常特立独行,玩音乐、组剧团、学习服装设计,一直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她不到30岁,就得了癌症,生命最后的那段日子里,她总是抱着费翔哭泣:“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费翔和姐姐感情很好,看着姐姐这样痛苦,他也深受触动,自己之前一直浑浑噩噩,按照别人的安排去走,却从来没有为自己生活过。

其实费翔从小就很喜欢艺术,只是家人反对,他才把这份热爱深埋在心底,现在他已经看清,必须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活着。

他回到台湾发展,事业也非常顺利,拍电视剧、出唱片,很快就成为台湾岛内非常有名的明星,唱片销量甚至力压邓丽君这样的老牌明星。

在那时,大陆和台湾重新有了联系,费翔的妈妈准备回大陆,寻找自己失散40年的妈妈,孝顺的费翔就陪着妈妈回大陆去寻找姥姥。

这一次大陆之旅,费翔也看到了祖国河山的壮美,心中对于祖国的认同感也更强了,于是萌生了在大陆发展的打算。

恰好这时,春晚总导演邓在军为了让春晚有点新意,打算找一位台湾歌手来演唱,她偶然听到了费翔的专辑磁带,立刻就被打动了,邀请费翔来春晚表演。

由于历史原因,如果费翔在大陆春晚表演,那他肯定会被台湾当局封杀,自己在台湾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事业,也就毁于一旦了。

但费翔最后还是答应了邓在军的邀请,因为在他眼里,对祖国的热爱是放在第一位的,他是一个中国人,能在春晚表演,是他的最大荣幸。

他也因此被台湾封杀13年,他不能在台湾演出,关于他的所有作品一律不准播放、销售,直到2000年,费翔才得以解禁,回到台湾开演唱会。

其实,他在大陆成名之后,许多人都劝他,要趁着自己红火多赚钱,但费翔就觉得,自己能给观众带来的新创意已经不多了,必须要去提升自己了。

他觉得,在美国百老汇唱音乐剧,是非常能提高自己的演唱水平的。于是就决定跑到美国,在百老汇当一名音乐剧演员。

他被音乐剧教父——《剧院魅影》和《猫》的作者安德鲁·韦伯看中,在其音乐会世界巡演中担任主唱;

他达成了自己的梦想,不是靠名气,而是靠自己的实力,在世界音乐剧的圣地百老汇,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他面对着娱乐圈的诱惑,却始终能坚守自己的初心,认清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从容优雅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汪曾祺曾在《慢煮生活》一书中写道:“人生就是这样,一半是烟火一半是风景,不慌不忙地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费翔就是这样,在舞台上,他是尊贵的王子;在生活中,他是执着追求自我的隐士,把生活调成了自己喜欢的模式。

这么多年过去了,娱乐圈人来人往,费翔早已没有当年那么红火,但他的这份特立独行的精彩,更经得起岁月的打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