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观察_球迷

从足球这片土壤生长出的庞大产业早已衍生到日常中的方方面面,经历疫情洗礼,足球能通过欧洲杯的机会,在其传统市场乃至新兴市场获得进一步增长,足以说明这项产业的价值。

欧洲大多数国家在5月中下旬逐步解除封城措施。疫情前拒绝播放体育赛事的酒吧,也纷纷安装了投影仪或电视,期望能利用2020欧洲杯吸引更多的顾客,弥补过去一年疫情冲击导致的惨痛损失。每逢英格兰比赛,伦敦二区以内的酒吧需要提前至少两周订座,个别场次的座位更是提前一个月就被预订一空。除了每桌6人的限制和人们脸上的口罩,一切似乎回到了疫情前那些为大赛而痴狂的盛夏。

疫情还在肆虐,欧足联仍然完成了协调诸多赞助商、9个举办国和10个场地的高难度工作,延期一年的2020欧洲杯在各方达成妥协的情况下顺利进行。大部分球迷由于球票被取消、昂贵的核酸检测和繁琐的通关手续,只能放弃计划好的欧洲杯之旅。但苏格兰球迷远征伦敦,让每一位死忠球迷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

在这届注定会载入史册、有特殊意义的欧洲杯中,欧美媒体“拥抱”短视频,推荐算法主导的内容分发获得可喜的增长。如何让更多人了解足球之美,是全球足球媒体共同面对的难题。

6月18日中午,霏霏小雨中,伦敦海德公园蛇纹湖畔的天鹅正弯头整理自己的羽毛,树下的小松鼠抬脚挠挠胳肢窝,身穿红色制服、怀抱长剑的皇家卫兵骑着高头大马哒哒地巡逻。

虽然只有2500名苏格兰球迷拥有温布利的球票,但当天有数万之众的苏格兰球迷南下伦敦。每当有来自格拉斯哥或爱丁堡的火车抵达伦敦国王十字车 站,苏格兰传统助威歌声便响彻方圆数里。火车司机也不忘在到站时祝福球迷“喝点小酒,享受一个完美的夜晚”,随即赢得满车球迷的一致喝彩。

许多没有球票的苏格兰球迷经过至少5小时的长途旅行来到伦敦,只是为了能在更近的地方支持自己的球队。有票的球迷大多转让给最需要球票的亲人或朋友。一位球迷向笔者介绍他坐在轮椅上的亲人时一脸骄傲,“苏格兰的比赛她都去过。我们家原本人人都有这场的票,但最后只剩下一张了,我们决定转给她,陪她一起来伦敦”。

特拉法加广场原本是伦敦组委会官方指定的球迷活动区,由于防止球迷聚集而被警察封锁,大量没有球票也找不到酒吧驻足的苏格兰球迷纷纷涌向了附近中国城旁的莱斯特广场。数以千计的苏格兰球迷几乎买空了三站路范围内所有便利店的啤酒,取空了所有的自动提款机,蓝色的烟火之下,唯有歌声响彻伦敦市中心。

临到比赛开场时,聚集在广场的球迷为了寻找可以看球的场所渐渐离去,满地的啤酒罐和玻璃瓶让莱斯特广场宛如战场,留下来的苏格兰球迷帮忙打扫卫生,让暮色中的伦敦多了一些温情。一位累瘫了坐在路肩上的警察感叹道:“1996年欧洲杯我们踢德国的时候,花了两天才把这一片打扫干净,今天这个样子,应该一晚上就能收拾干净。“正如警察估计的那样,第二天莱斯特广场就恢复了往常的模样,只有自动取款机上闪烁的“停止服务”成为狂欢后的余韵。

为了庆祝欧洲杯赛事创办60周年,欧足联将主场铺向整个欧洲。全欧共襄盛举,许多球迷早早申请了自己主队的全套球票,准备跟随国家队跋山涉水。然而,新冠疫情让原本早已互通互联的欧洲各国之间的出入境程序变得异常繁琐。

疫情期间,欧洲杯9个举办国都有相应的入境限制条例。英国、荷兰、罗马尼亚等大部分国家政策类似,入境时需要提供72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并在各国政府的行程追踪系统中完成注册。根据出境国在各国“红绿灯”系统中的分级,球迷将接受三种不同等级的隔离待遇。

比较特殊的有阿塞拜疆、匈牙利和俄罗斯。阿塞拜疆采取9国之中最严格的入境管控,6月10日-21日期间,即使持有球票,也只允许拥有俄罗斯或土耳其国籍的球迷入境。与之相反的是为球迷大开方便之门的匈牙利,不仅没有“红绿灯”系统的隔离之忧,只要能在入境时提供阴性核酸检测报告、6个月内的新冠感染证明和疫苗接种证明其中之一,海关即会放行。俄罗斯则沿用了2018年世界杯的Fan ID系统,球迷可以凭球票申请到Fan ID,再提供一份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即可免签入境,称得上是对上次大赛经验和数字化资产的成功再利用。

考虑到查阅各国疫情政策的复杂性,欧足联专门开设页面,汇总各国海关的要求,尽力为球迷提供方便。球迷可以直接通过该页面查阅最新政策、球场交通信息和入场须知。即便如此,填写繁复的通关文牒仍然考验着球迷对各国政府公告的理解能力。几乎成为硬性要求的核酸检测更是对球迷钱包深度的考验,动辄接近100镑一次的核酸检测让人直呼做不起。

从英国前往西班牙再返回英国,球迷需要在两次登机前各提交一份72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西班牙目前仍在英国政府的“橙色”名单中,第二天和第八天要再做两次核酸检测,整个行程一共需要4次核酸检测,花费400镑左右,远高于球票加上差旅的总额。昂贵的核酸检测直接导致许多原本有旅行计划的球迷退票。足球以平动起家,如今却让哺育这项运动百年有余的球迷无法承受,是特殊时期的一种遗憾。

各国防疫政策不同,各个球场开放座位的比例也不同。大多数球场只开放了25%到50%的座位,匈牙利的普斯卡什球场是本届比赛唯一允许满座的球场。自2020年3月18日安菲尔德球场最后一次装满球迷,到2021年6月15日匈牙利首战葡萄牙,被疫情隔离的人山人海再次在欧洲足坛顶级大赛中重现,山呼海啸般的助威使人们相信生活总能回到正轨。

由于匈牙利入境政策在九国之中最为宽松,允许普斯卡什球场开放100%容量,欧足联打算将欧洲杯决赛的举办地从伦敦改为布达佩斯。从赞助商和球迷的角度出发,在满足防疫要求的前提下,从只允许最多40%球迷入场的温布利搬至满座的普斯卡什,显然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好方案。

随着短视频和内容推荐系统的冲击,大型文化类活动传统受众的忠诚度日渐下降,今年格莱美收视率的暴跌便是警钟,本届欧洲杯也遭遇部分媒体唱衰,缺失大赛感的批评不时见诸报端。但是,欧洲杯在欧美地区的收视率十分强势,说明本届比赛已经取得了来之不易的成功。

根据ESPN的数据,相比2016年欧洲杯法国对罗马尼亚的揭幕战,本届欧洲杯的揭幕战意大利对土耳其在美国的收视率上升了27%,比利时对俄罗斯的比赛更是刷新了小组赛阶段的收视纪录。在法国,有1500万人收看了法国对德国的比赛,超越了2018年世界杯法国队全部三场小组赛的收视率,仅次于2018年法国夺冠的世界杯决赛。在德国,这场比赛吸引了2255万球迷观看,同样刷新了近年同类赛事的收视率纪录。

收视率上升绝非无源之水。一方面,欧足联为了弥补疫情期间缺失线下活动,开发了诸多互动性较强的在线小游戏,从竞猜到与FIFA游戏联动的电子竞技大赛,不一而足。这些游戏有效拓展了欧洲杯的核心观众圈。另一方面,欧美各大媒体大幅提升制作水平,利用自己的素材优势制作大量短小的纪录片,并且派大量记者在球迷可能聚集的酒吧、公园甚至火车站采集内容,视觉冲击力与视频巨头奈飞的水平看齐,有利于在新媒体平台上分发,吸引更多的观众。

埃里克森事件正是人们热爱足球的最佳证明,也是所谓“大赛感”的源头。无论是现场急救人员的抢救、丹麦国家队对埃里克森隐私的保护,还是丹麦和芬兰球迷的互动,每一个环节都堪称完美。起死回生的奇迹,队友的坚强保护和球迷间毫无隔阂的支持,都是教科书级别的体育精神范例。埃里克森的这份不幸与幸运让欧洲杯赛多了一份传奇色彩,也多了日常生活中难以得见的奇迹与勇气。

相比2016欧洲杯和2018世界杯,本届欧洲杯的比赛质量和对抗水平毫不逊色,甚至略有提升。经过数年实践,裁判组对VAR的运用趋于熟练,不会出现如同2018世界杯上动辄数分钟的回放,手球新规也有效减少了“体毛判罚“的情况,大幅提升了比赛的流畅度。

从足球这片土壤生长出的庞大产业早已衍生到日常中的方方面面。经历疫情之灾,足球能通过欧洲杯的机会,在传统欧洲市场和新兴的美国市场获得进一步增长,充分展示了这个产业的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