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耶利尼:从丑小鸭到白天鹅

去年夏天,基耶利尼告别了自己为之征战了17年的尤文图斯,离别时刻,他觉得这张照片最能代表他的尤文生涯:

这是尤文图斯球迷最熟悉的基耶利尼,充满激情,面容也因此变得狰狞,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无数的前锋都不想和基耶利尼正面较量,就像夸利亚雷拉所说:

早在2014年,他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想在美国度过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光,“因为我想了解在那里生活的感觉”。

于是在离开尤文之后,他果真去了美国,也果真在美国大联盟挂靴,他不仅很有计划,而且在美国,他也并非只是在享受生活,享受自己所剩无几的职业生涯。

“我想尝试一种新的体验,美国大联盟和洛杉矶FC是我职业生涯最后几年的最佳解决方案,我也能发现一个新的城市,一种新的文化,一种新的看待体育和商业的方式。这是我来这里的主要原因。”

回顾所经历的一切,基耶利尼毫不讳言自己长得并不帅气,在被球迷们称为“意大利男模队”的那群人当中,基耶利尼从不亮眼,而且他也觉得自己天赋不高,活脱脱就是童话故事里的丑小鸭。

这里依山傍海,产业兴旺,还有通达欧洲各地的港口,当地不少人都在这条产业链上谋生,基耶利尼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挪威一家航运公司地中海区的总经理,基耶利尼的母亲不仅让孩子过上了优渥的生活,还带给了他严格的家教:想踢球,就得先把课业做好。

因此,基耶利尼从小就是球技学习两手抓,两手都很硬。在野球场上,他进球、防守一肩挑,而在高中毕业时,他的课业平均分是92分,从而考取了意大利四大经济名校之一的都灵大学,而且还是学校里的王牌专业——经济学。

在意大利,利沃诺是著名的篮球之城,当地足球、篮球的气氛都很浓厚,小时候的基耶利尼经常是在足球场、篮球馆之间来回穿梭,直至自己的身高停止增长,他才被迫放弃了自己的篮球梦。

但在足球场上,基耶利尼也遇到了很多挫折。虽然在家乡球队利沃诺的青训营里是个小球星,但他在尤文图斯和米兰双雄的试训都吃到了闭门羹,正当他迷茫于自己是否也要放弃足球时,家乡球队给他留了一个位置。

为了能踢上球,基耶利尼在球场上的位置从中路变为了边路,又从中场变成了后场,2000年开始一线队生涯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名人高马大的边后卫。

尽管起点很低,基耶利尼并没有灰心,他在家乡球队效力了四年时间,两年意丙,两年意乙。20岁的那一年,他和队友终于帮助利沃诺升上了意甲联赛,他的出色表现也被名帅和豪门注意到了。

仅仅看了他一场比赛,当时还在罗马执教的卡佩罗就决定将基耶利尼收入麾下,而比罗马人更快的是尤文总经理莫吉,这位“转会之王”只用四天和650万欧元就带走了年轻的基耶利尼,然后便把他的一半所有权卖给了佛罗伦萨。

当然了,在2004年那个夏天,不仅基耶利尼更换门庭,初尝意甲滋味,卡佩罗也从罗马转投尤文图斯,在基耶利尼练级一年过后,将帅二人开始了合作。

在对阵拜仁的欧冠小组赛上,基耶利尼完成了自己在欧战上的处子秀,但替补出战下半场的表现,在赛后遭到了意大利媒体的集体批评。

他先是在开大脚的时候,不慎将球踢向自家大门,而且两次被拜仁右边前卫代斯勒突破,致使门前总是危险不断。防守时的粗糙处理,也让头球能力出色的拜仁获得了很多角球进攻的机会。

半场比赛下来,基耶利尼被媒体给出了不及格的分数,但基耶利尼也有话说,在这场比赛前,他在联赛里只获得了16分钟的出场时间,枯坐替补席也让他一度心生不满,从而说出了:

2006年,尤文图斯因为“电话门事件”被罚降入意乙,卡纳瓦罗、图拉姆选择离队,这让基耶利尼一下子就成为了防线上的关键球员,也是因为中卫人手短缺,他在德尚的改造下,来到了中后卫的位置上。

正如基耶利尼自己所说,他的天赋和能力并不算好,否则他也不会从中场被迫改打后卫,也不会在豪门的处子赛季表现得那么挣扎,但如今回到了意乙联赛,又不用上下往返,他有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适应这支身处逆境的强队。

意乙赛季,基耶利尼逐渐成长,和皮耶罗、内德维德等老大哥们一起帮助尤文图斯迅速回到了顶级联赛,他也从这一年开始,学会了在尤文图斯踢球。

然而降级的余震还在延续,虽然回到了意甲联赛,但尤文图斯并未恢复元气,连续两个赛季排名第七,更是谈不上对冠军的冲击。

在这段时间,基耶利尼已经成熟了起来,但在俱乐部和国家队都没有收获,只有在训练、比赛之外抽出时间所攻下的博士学位,能让他稍感欣慰,也正是这份不同于其他队友选择休闲玩乐的理性,让他的传奇延续了下来。

2010年,拿起皇马教鞭的穆里尼奥本想招徕基耶利尼,尤文图斯当然没有同意,但一直对不同文化颇感兴趣的基耶利尼,脑子里还是设想了一遍,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尤文图斯:

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长,他在球场上的专注度变得更好,而且他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侵略性,保持在有效但又不吃牌的微妙平衡上,这在他年轻时是很困难的事情。

这件事,既做过他的对手,又做过他的队友的皮亚尼奇印象特别深刻:“当我和他作为对手时,他在比赛中不断踢我,而且有趣的是,他会故意踢你,然后装作道歉,并给你一个吻,这样裁判就不会向他出黄牌了。”

在马洛塔的运作和孔蒂的设计下,尤文图斯从上到下焕然一新,而且极富战斗力,尤其是基耶林、巴尔扎利、博努奇组成的三后卫,以及把守球门的布冯,是整个意大利,乃至全欧都难以攻破的钢铁防线。

三人之间特点互补,联动默契,如果遇到能力、状态实在出众的对手,偶尔几次纰漏,还有布冯来解决最后难题,这是尤文图斯完成复兴,一路连冠,甚至两次冲进欧冠决赛,距离梦想只差一步的第一保障。

痛的原因,很大部分并非失利,而是受伤。2014-15赛季,基耶利尼难得没怎么受伤,“直到决赛前五天我都生龙活虎的,踢几场休几场,保持着体能,但很遗憾,我的小腿…”

回过头来看,他只能把这一切归结为自己的宿命,就像他也从来没有在世界杯上和国家队的队友们,一起打出特别好的表现一样。

2008年,他在训练里铲伤卡纳瓦罗,从而获得了第一次征战国际大赛的机会,意大利在八强战里鏖战120分钟,点球大战输给了当时的冠军西班牙队。

2012年,在普兰德利的带领下,意大利杀进了欧洲杯决赛,然而四年后的西班牙已不是意大利能阻挡的了,基耶利尼和队友拼尽全力也未能阻止决赛0-4的失利结果。

2016年,在意大利已经出现部分位置人才断档的苗头时,孔蒂带领那支并不被看好的球队依然打进了八强,依然只是在点球大战输给了德国队。

所以临近职业生涯末段,哪怕在2019-20赛季只出场4次,一度让他有了隐退之心,“退役的想法进入了我的脑海,是对参加欧洲杯的渴望让我站稳了脚跟,并坚持了下来,我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参加这届赛事。“

带着错失2018年世界杯的痛苦,带着可能是最后一次征战国家队大赛的珍惜,基耶利尼以前所未有的状态迎来了这届大赛。

他和博努奇,以及迪洛伦佐和多纳鲁马,全力掩护着斯皮纳佐拉和身前队友们的发挥,就像年轻人那样充满活力,解决着每一个从前场漏过来的球。

半决赛对阵老对手西班牙,基耶利尼觉得那是唯一一场他们或许不该取胜的比赛,所以再次来到点球大战,他的心态已经无比平和。挑边时,阿尔巴搞错了规则,所以基耶利尼玩笑般地推了他一把,又假装给了阿尔巴一拳,结束之后,重重击掌,又给了阿尔巴一个狠狠地拥抱,几番操作下来,在西班牙媒体眼中,那个时候意大利就赢了。

“我之前想,如果能参加卡塔尔世界杯,我就会在尤文图斯再踢一年,因为我本想改变我在世界杯中的糟糕历史。我进行了尝试,但没能如愿。“

职业球员的人生就是如此,不如意的事情不能说十之八九,但总会成为他们心中最为刻骨铭心的痛苦,于是在世界杯这个遗憾无法弥补之后,他和尤文图斯提前解约,开始了自己在八年前就已经想好的美国计划。

这就是基耶利尼。他在年轻时当然无法提前预知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如此成功,但作为拥有无穷好胜心的球员,他当然会为此努力奋斗,从而在一切达成之后,心满意足地享受付出得到回报的这一天经地义的结果。

这个并不英俊,踢起球来甚至会因为激情而显得有些凶狠的意大利人,在私底下却拥有着超出职业球员这个群体平均水准的理性。

所以在年轻的时候,他没有为了足球而放弃学习,在队友们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时候,他会在学校和家教的帮助下,一步步,而且很好地完成了自己在大学的所有课业。在其他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他会客观分析自己应不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从而在诸多诱惑当中,选择对自己和家庭最好的方案。

哪怕是面对失败,也让他比其他人能够更好地看待这一切,能努力的就再努力一把,没有机会的,也就顺其自然。

就像他在美国待了一年之后,就觉得季后赛这种形式值得欧洲借鉴。“在意大利,我们获得过九连冠,拜仁在德甲也是,西甲冠军也总是皇马或者巴萨,还有法甲的巴黎。也许应该用季后赛这样的新模式来打破联赛的霸权。”

很显然,这是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但对于全面落后英超的其他四大联赛来说,这是一条他们提升自我商业价值的途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